冰岛不思议!从不被注意的球队跃升到世界盃史上人口最少参赛国伟

作者: 时间:2020-06-19A佳生活521人已围观

随着2018年世界的来临,Joel Rabinowitz对五位冰岛球迷进行了访谈,以期了解冰岛从国际赛事弱旅球队跃升到世界盃历史上人口最少参赛国球队的伟大曆程。

冰岛不思议!从不被注意的球队跃升到世界盃史上人口最少参赛国伟

那是2017年10月9日。效力于伯恩利的约翰古德蒙森(Johann Guomundsson)接到球队王牌施古臣(Gylfi Sigurosson)鬆传球后近距离破门,帮助球队2-0战胜科索沃,确保了冰岛史上第一次世界盃之旅。在有着克罗埃西亚、乌克兰和土耳其等强队的预选赛小组中,他们拔得头筹。

冰岛10场比赛中只失7球,而且收穫了小组最多的16粒进球。由于人口只有约33万零7千人,冰岛成为了晋级世界盃历史上人口最少的国家。事实上,冰岛是首个人口少于100万而晋级世界盃的国家。

考虑到冰岛一直到1946年才参与了第一场国际足联认可的国际赛事————在雷克雅维克0-3输给丹麦,所以,在足球层面上来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年轻国家。1958年首次参加世界盃预选赛,当时他们排名小组垫底,不仅一场未赢,还被打入28球。

对于冰岛来说,进入世界盃决赛圈已经是非常举足轻重的成就了。作为一个十年前国际足联排名还在112名徘徊的国家,现在却如彗星般闪耀地来到了俄罗斯,排名也飙升到世界第22名。在2016年那个难忘的欧洲盃,他们爆冷淘汰了英格兰,随后在四分之一决赛中勇敢地被法国队击败,一举闻名欧陆。

冰岛在新帅的带领下来到了俄罗斯,这位Heimir Hallgrimsson还是一位兼职牙医。在接任帅位之前,他和前瑞典队教头Lars Lagerback共事,后者主导引领了冰岛轰动性的足球革命。

冰岛不思议!从不被注意的球队跃升到世界盃史上人口最少参赛国伟

谈及Lagerback的影响,冰岛球迷Anton Ingi Sveinbjornsson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他之于冰岛,就如温格之于阿森纳。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内涵。不仅加强了球队,更是将整个冰岛足球都提升到了更高的境界。」

自从Lagerback跳槽挪威以后,Hallgrimsson将球队维持在上升轨道上。冰岛队的胜率也从两人共同指教时的40%提升到了52%。利物浦球迷和冰岛双料粉丝Oli Juliusson回忆,Hallgrimsson担任助教时,以经常出入国家队位于雷克雅维克的主场劳加达尔斯沃努尔球场周边的一家酒吧闻名。他经常激情地和大家一起讨论球队,很少有国家队和球迷的关係达到如此密切的程度。

儘管这两位「老大」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冰岛的成功并不能归结到几个人身上。全国开启了建设超过30个全尺寸、全气候适应的球场的大範围基础设施专案计画,其中包括7个可以应对不同地形、严峻气候,还可以满足在冬季三个月近乎极夜气候下使用的大型室内竞技场。

这些室内足球宫殿中最为雄伟的那座,见证了施古臣和奥格斯堡前锋Alfreo Finnbogason的崛起。这些体育馆由社群拥有,并提供从6岁起儿童足球启蒙的高质量设施、有资深教练提供的物美价廉的训练,都由当地议会资助。

冰岛拥有约800名具有欧足联资格的教练,其中约180名持有欧足联A级执照——且全部有偿。基本上,在冰岛,每400人里就有一名足球教练,和英格兰每10000人一名欧足联资格教练相比,这无疑是一个惊人的比例。儘管人才储备相当有限,但年轻人能够接受高质训练的机会大大降低了潜力股无法脱颖而出的机率。

当欧洲大部分的顶级足球都被金额荒谬的钞票淹没时,冰岛超级联赛的年平均薪水仅仅约23000英镑。大部分球员都处于半职业水平,当然也有一位在其家乡供职的半职业球员进入了世界盃阵容————中卫Birkir Saevarsson。

冰岛不思议!从不被注意的球队跃升到世界盃史上人口最少参赛国伟

故而,要打造全职业足球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和英格兰不同,在那里,英超球员从很年轻时就享有天文数字的薪水,而冰岛足球并没有办法提供这样的经济保障。球员们不会把这一切当做理所当然,而对于那些被选中去俄罗斯踢世界盃的少数球员们来说,这种缥缈的成功故事带来了强大的团结感。这些都是其他国家队无法比拟的。

战胜重重艰险迈入世界盃使得冰岛队和球迷之间形成了坚实的纽带。这从66000人申请购买世界盃门票就可见一斑,人数差不多是冰岛全国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最近的几次大赛中,英格兰的球迷和媒体一直散发着冷漠、愤怒又失望的情绪。这种情绪在利物浦球迷中尤为常见,尤其是考虑到这座城市历史和文化上的保守与独立。这与冰岛人纯粹的自豪感和团结一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冰岛球迷们也準备好了迎接球队在D组中和阿根廷、克罗埃西亚和奈及利亚的较量。

恰如Anton Ingi Sveinbjornsson所言:「作为一个在北大西洋孤岛中长大的人,有一件事你肯定不会忽略,那就是足球元素是怎样席捲整个国家的。当你遇到的所有人都和你讨论你的球队、你的球迷同伴,这种自豪感是一种无法形容的体验。」

而Horour Oskarsson也强调:「冰岛是一个骄傲的国家,而冰岛国家足球队就是王冠上最闪耀的珠宝。」

同时,知名足球档案网站LFC History的站长Gudmundur Magnusson也认为,小人口国家的球队会带来一种独特亲近感和凝聚力:「整个国家都团结在一起,我们竭尽全力支持我们的球队。以我自己为例,我以前在冰岛的一家球队做志愿者,然后就和门神汉斯-Halldorsson见过几次。这让我感到尤为特别:你不仅是在支持自己的国家队,也是在支持你认识多年的朋友或者同事。也许你们当初还一起上过学什幺的。」

冰岛不思议!从不被注意的球队跃升到世界盃史上人口最少参赛国伟

事实上,34岁的Halldorsson仍然是冰岛的头号门将,他效力于丹麦超级联赛的兰讷斯球队。同时,作为一位以前从事过电影製作的人,他还在世界盃前执导了可口可乐赞助的冰岛世界盃宣传片。

就俄罗斯冰岛队的观众而言,球队的踢球风格是建立在凝聚力、组织和无懈可击的职业道德之上的,而不是个人的技巧和天赋——这确实是一种足球哲学,虽然不一定是最赏心悦目的,但恰恰一步一个脚印地帮助球队获得了近年来的成就。

「我认为描述我们踢球的最好方式,是诚实和刻苦。这支球队几乎是教条性地追求现实主义的,我们充分意识到了我们在比赛的大部分方面都无法与其他球队相提并论,但只要是我们能做好的,我们就一定做得比对手更好。」Anton Ingi Sveinbjornsson解释道。「紧凑、坚实和侵略性,在定位球和反击中发挥自己的优势。这很简单,但也很管用。

Horour Oskarsson也对此进行了详细解释:「我们非常有组织性,反击时很有威胁,并且在定位球时绝对致命。Hallgrimsson比Lagerback的战术风格更具有攻击性,但在对阿根廷的比赛中肯定不会主动。我们是一支能坚守90分钟、同时创造三五个机会的球队。」

从战术层面讲,冰岛对阿根廷和克罗埃西亚可能採用的就是近来一直使用的传统4-4-2,虽然Hallgrimsson试验过更务实的4-5-1。球队整个系统都围绕施古臣打造,他的重要性不是其他国家队里的任何个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施古臣无疑这届比赛中对球队最为重要的球员,当然我有把沙拿(Mohamed Salah)对于埃及的重要性考虑进去。他是进攻组织者、定位球主罚、突出的得分手,以及在转会艾佛顿以后冰岛历史上最贵的球员。」Anton Ingi Sveinbjornsson解释道。

冰岛不思议!从不被注意的球队跃升到世界盃史上人口最少参赛国伟

这位艾佛顿组织核心在3月时因膝部韧带重伤而赛季报销,伤癒后状态甚佳。然而这些并不是在说冰岛是一个人的球队。英超边锋Gudmundsson就帮助肖恩-戴奇的伯恩利51年来首次获得欧战资格。

效力于罗斯托夫的拉格纳-施古臣和在法罗群岛维京古尔队效力的卡里-奥德纳鬆是久经考验的后卫搭档。2016年欧洲盃时,他们就是球队的后防基石。他俩一同奋战了140场国家队比赛而积累的经验,肯定会对冰岛的晋级之路起到重要作用。

恩荷芬的20岁边锋Albert Gudmundsson也值得关注。他在今年1月对印度尼西亚的友谊赛中替补登场,斩获帽子戏法。这个年轻人不太可能获得先发,但他的双亲都曾代表国家队出战,祖父更是冰岛的第一批职业球员。显然,他有着光明的未来,被广泛认为是令人激动的天赋人才。

考虑到冰岛在世界盃的前景,球迷们普遍持谨慎的乐观态度。他们认为能够参加世界盃就已经是值得庆祝的成功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只要享受此时此刻就行。

「我不觉得我们能小组出线,可能能在奈及利亚或者克罗埃西亚身上拿一两分吧!我估摸着这组最后会是阿根廷和克罗埃西亚晋级。对于我们来说,成功就是收穫一些进球、拿上1分或者3分,以及最重要的——尽情享受。带回来一些美好回忆就行,」Gudmundur Magnusson说。

也有人认为冰岛是有机会浑水摸鱼,虽然走到最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迈入淘汰赛并不是超出这支球队能力範围的事,正如Haraldur Hugosson所说:「此时此刻,冰岛每个人都为我们走到现在这一步而感到高兴。我们面临着艰难的分组,但是任何低估我们队的人肯定都会大吃一惊。我对小组出线很乐观,那将是一个非常棒的成就。」

相关文章